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美食推荐 >

一场消黯 永日无言 却下层楼 表达心情欠好 可以用柳永这首词

发布时间:2021-10-05 23:05 作者:BG注册 点击: 【 字体:

本文摘要:曲玉管北宋 柳永陇首云飞,江边日晚,烟波满目凭阑久。一望关河萧索,千里清秋,忍凝眸?杳杳神京,盈盈仙子,别来锦字终难偶。断雁无凭,冉冉飞下汀洲,思悠悠。暗想当初,有几多、幽欢佳会,岂知离合难期,翻成雨恨云愁!阻追游。 每爬山临水,惹起平生心事,一场消黯,永日无言,却下层楼。大要上说,这是一首相思词。

BG注册

曲玉管北宋 柳永陇首云飞,江边日晚,烟波满目凭阑久。一望关河萧索,千里清秋,忍凝眸?杳杳神京,盈盈仙子,别来锦字终难偶。断雁无凭,冉冉飞下汀洲,思悠悠。暗想当初,有几多、幽欢佳会,岂知离合难期,翻成雨恨云愁!阻追游。

每爬山临水,惹起平生心事,一场消黯,永日无言,却下层楼。大要上说,这是一首相思词。但通首读完,却不止有“相思”这一种情绪,似乎词人现在心绪不佳,心事许多,想着凭栏远眺纾解一番,但望断天涯,却只徒增萧索凄凉之感,心情实在降低,最终只能将这一腔郁积于心的庞大情感,赋予谁人远在京城、曾与他欢好的美人了。

这首词是《宋词三百首》中所选柳永词的第一首,可见其在某种水平上是可以作为柳词的代表作之一的。这是抒发失落情感的佳作,你甚至可以将它与初唐诗人陈子昂那首《登幽州台歌》相比力,“前不见昔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”只是陈诗反映了初唐的那种气象恢弘、古朴、典雅、庄重的时代文化面目,柳词则反映了北宋时期市井繁荣之后,文人们在抒情时多偏重个体情绪抒发,情感中大多关合自身生活状态的文化面目。但就这两首诗词中所表达的那种失落情绪而言,在某个层面还是相通的。这首《曲玉管》分为三叠。

通常三叠的词,从音律上来讲,前两叠都比力相近,所以统称为“双拽头”,尔后一叠才称为换头,又叫过片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下阙。所以这首词,前两叠意思靠近,后一叠在词意上则另起一层。我们且来细读。“陇首云飞,江边日晚,烟波满目凭阑久。

”开篇便将一个高楼凝望的失落形象付诸笔间,词人登上高楼,意欲用凭高远望的方法来纾解心中的抑郁,满目所见,却都是越发令人烦闷的情形。近看,城头天边的云,杳杳飞过,江边的夕阳更烘托出一副凄凉,所有的事物,恰似都在离他而去。

远看,“一望关河萧索,千里清秋”,萧索、荒败,一眼望去都是这样,望的久了,心中的烦闷越发深重。于是词人自问:“忍凝眸?”还要看吗?还忍心一直这样凝望吗?这三个字的问句就暗含着一种“越望下去心里越苦”的意味。

这个“忍凝眸”也关合上面的“凭阑久”,凭阑既久,心中不堪重负,望之徒增伤感!第一叠倾吐胸中郁结,第二叠,词人便将此郁结付诸于远在京城中美人,这或许是词人在一腔烦闷中寻找到的一个谜底,恰似只要见到这位美人,自己现在的所有困窘、所有消沉、所有苦闷,都可迎刃而解,但事实呢,或许不止如此。但幸亏,他还是能找到这样一个寄托,将烦闷赋予此一人身上。

“杳杳神京,盈盈仙子,别来锦字终难偶。”“锦字”典出《晋书·窦滔妻苏氏传》,在南北朝时代的北朝前秦(就是淝水之战大北的谁人)时期,窦涛为秦州刺史,因冒犯天子苻坚而被流放到流沙这个地方,窦涛的妻子苏氏名蕙,字若兰,善属文,苏氏担忧而且想念自己的丈夫,便作回文诗,织于锦上以寄,词甚凄婉。自此,后世文人们便有了以“锦”字来代表忖量的传统,李清照便有“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,晏几道也有“今后锦书休寄,画楼云雨无凭”。

BG注册

柳永词中的“别来锦字终难偶”也即指与美人一别,即是音信隔离了。“断雁无凭,冉冉飞下汀洲。

思悠悠!”昔人本有鱼雁传书之说,柳词中却用“断雁”,进一步讲明与美人再无音信。思悠悠,则有陈子昂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之感。

BG注册

词中这两段双拽头将词人“凭阑久”时所见所感全部抒发,他满目所见皆是一片萧索,他心中所想,则是音信全无的美人,他试图排遣自己的烦闷,但所有的方法,都遭遇到了致命的阻击,就连第二叠所体现的相思,都似乎是无可怎样的。这样的相思,是他唯一所能做的事,心里在忖量她,那还好受一点儿,如若不忖量她,则苦闷的愁绪又将填满自己。

第三叠“暗想当初”四句写凭阑时回忆到的情形,凭阑既久,往日的欢喜时光便重现的久。其实这四句体现的,不只是一种“往事难追”的慨叹,而是一个历程,一个沉醉在往日时光里的历程,在这个沉醉的历程中,心中的苦闷是最少的。我前几天也写了一篇回忆青春的文章,因为最近履历过情感妨害,所以当沉醉在往事的回忆中时,当下的苦闷便被忘却,这个历程就是自己治疗自己的历程。

同理,词人回忆往日甜蜜时光的这四句,应当也是他在此凭阑时烦闷情绪最缓解的时候吧。“阻追游”以下,又回到现实,这种从回忆中恍然惊醒的时刻,也挺剜心的,尤其是当你又想到当下现实中的困窘时。

“每爬山临水,惹起平生心事”,这两句点明,词人的苦闷是恒久存在的,而且这种苦闷是,只要有清闲,它就会钻出来折磨你的心神。这有点类似于那种人生一直不得志的状况,另有哪种“平生心事”比这种人生不得志更困苦呢?“一场消黯,永日无言,却下层楼。”这三句真的太爱了,“将一种人生无奈硬生生咽下”的感受完美抒发,这三句也是最近经常萦绕在我嘴边的词。

“下层楼”和前面的“凭阑久”遥相呼应,你脑海中好像浮现出一个孤苦苦闷的中年男子,靠在高楼阑干处,遥望云际,恒久无言,直到黄昏日落,晚霞凄然,才徐徐走下高楼。你能看到他落寞的身影,也能感受到他现在的孤苦,不,不是现在,而是深烙在灵魂深处的、长恒久久的孤苦,你甚至能看到他“却下层楼”时的不甘,这种不甘转瞬即化为一种“算了吧”的愁容。他低着头徐徐走下楼来,又抬起头看看黯然的天际,又转转头去望一望阑干,他适才久久伫立的地方,似乎魂儿还在那里。

一场消黯,永日无言,算了,走吧!所有的人生困窘,不外是一句“算了,走吧”!。


本文关键词:BG注册,一场,消黯,永日,无言,却下,层楼,表达,心情

本文来源:BG注册-www.fhjpj.com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